跟谁学被指夸大财务数据、虚假刷单,要跟瑞幸学吗?观点

希红市 2020-04-09 07:42
分享到:
导读

这也是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后,第一家发布财报的中概股公司。

4月3日,在线教育美股上市公司跟谁学(GSX.NYSE)发布了2019年财报。这也是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后,第一家发布财报的中概股公司。

值得关注的是,2月25日,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。报告认为,跟谁学存在夸大财务数据、转移资金、虚假刷单等问题,甚至称“跟谁学是教育上市公司中最差的标的”。

八位联创仅剩俩?

跟谁学从一开始就是一家颇显“另类”的公司。

2014年6月,公司拿到了启赋资本百万美元的天使投资,2015年3月30日,其获得了高榕资本、启赋资本、金浦投资、中信锦绣的5000万美元的A轮投资。接下来就没有B轮了,2019年6月,跟谁学赴美上市,融资2.08亿美元。

2019年财报显示,跟谁学的净收入为21.15亿元,同比增长432.3%,实现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2.87亿元,而去年同期为2557万元,同比增长超10倍,现金收入为33.58亿元,同比增长412.6%。

然而,财报发布后,4月3日,跟谁学股价大跌15.5%。

事实上,这已经是跟谁学连续第5个季度营收增长超过400%,连续第7个季度达到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盈利。公司毛利率也十分可观,达75.4%,净利润率则超过13%。

但完美的数据背后,是联创团队成员的相继出走。

八位联合创始人的状态

资料显示,张怀亭、罗斌、李钢江出身百度,主攻技术、产品与商业变现;陈向东、苏伟、吕伟胜、邓弘、宋欲晓则出身新东方或其他教育公司,主抓教育内容、服务、师资、财务等。

上市仅仅半年,2019年11月18日,跟谁学发布公告称,拟增发1500万股美国存托股(ADS),而每3股ADS相当于2股A类股票,也就是相当于增发1000万股A类股票。

不同于常见的增发融资,跟谁学自身此次不会获得任何融资,而是其9大股东们的减持套现。

文件显示,在拟出售股份的股东名单中,员工持股平台Origin Beyond Limited将减持156.67万股,持股比例从12.7%变为11.7%。高榕资本将减持187.5万股,持股比例从6.0%变更为4.8%。启赋资本则通过两期基金合计减持212.5万股,持股比例由6.8%变更为5.4%。

若以当日收盘价16.75美元/ADS计算,跟谁学的股东预计将在增发中套现约2.5亿美元。

而据36氪整理,跟谁学内部员工和股东一直在积极出售股票,合计1800万ADS,套现金额已达2.52亿美元。其中第二大股东员工持股平台套现3289.99万美元,高榕资本套现5906.25万美元,启赋资本套现6693.75万美元,联合创始人罗斌套现867.26万美元。

做空报告直指5大问题

今年2月份,做空机构Grizzly发布了一份五十多页的做空报告,财务造假、刷单虚增学生人数、老股东抛售股票……总之,结论是跟谁学是“最差的在线教育类上市公司”。

此前,跟谁学方面曾表示,对于这种主观臆断、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。4月6日,跟谁学发布致投资人的信称,审计意见的措辞与友商新东方、好未来有些不同,原因在于跟谁学上市未满一年,享受萨班斯法案的豁免。

在做空机构Grizzly发布的长达59页的做空报告中,主要观点提炼如下:

1、信用报告显示,跟谁学2018年虚增74.6%盈利,并通过关联方北京优联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、百家云图等粉饰财报,让财务数据好看;

2、2020年1月份耗资3.3亿元在郑州购买的三栋楼,实际总投资仅7500万元,存在转移资金的嫌疑;

3、跟谁学曾要求入驻的教育机构使用虚假账号刷单,第三方流量监控平台也显示访问量和下载量远低于同行。即使在今年春节疫情期间,也未进入行业前五;

4、跟谁学联合创始人之一宋欲晓在IPO前突然离开,继任者沈楠在之前的任职公司Sinoedu的名声存疑,有多起欺诈诉讼;

5、创始人陈向东在山东的两家金融公司,未拿到监管机构审批和许可证,风险很大。

针对第一点,Grizzly认为跟谁学利用未合并的关联方来向投资者、审计师和监管机构隐瞒费用。因为这些公司未与跟谁学合并,因此相关费用也不会出现在其财务报表中。这些“自负盈亏”的实体令跟谁学可以随心所欲地将成本从账面上“挪走”。

这些关联方之一的北京优联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“北京优联”),又名“家长家”。

天眼查资料显示,家长家自称是中国最大的父母公益学习型平台。创办以来,几十万家长积极参与家长家大讲堂学习,反应极佳,需求旺盛。主要产品有《家长家早课堂》、《家长家大讲堂》等品牌项目。

家长家还称,公司的联合创办伙伴跟谁学是全球最大的找好老师平台。

北京优联由跟谁学前员工熊骁于2014年注册成立。Grizzly认为它的创立是为了通过微信社群向跟谁学输送消费端用户,而这是跟谁学目前的基本商业模式,也就是通过社群运营,低成本引导父母和孩子成为跟谁学的用户。

另外两大关联方则是跟谁学在2017年处置的两个实体,即北京百家视联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百家视联”)和北京百家云图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百家云图”)。

天眼查资料显示,百家视联的法人、董事长、经理正是跟谁学曾经的联创、CTO李钢江;百家云图的法人、董事长、经理则为邓弘,也是跟谁学曾经的联创,负责“天校”品牌。

Grizzly调查认为,跟谁学的被投资方(北京优联)和被处置实体(百家云图)的员工仍在跟谁学的办公楼或办公室工作。不过,尚不清楚的是,跟谁学是否将这些员工视为自己的员工。但跟谁学或利用这些实体去雇佣员工,从而将费用隐藏在他们的损益表中。

跟谁学 财务数据 虚假刷单
分享到:

1.TMT观察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TMT观察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TMT观察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TMT观察网或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TMT观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
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码 怎么能把科乐吉林麻将下载了 山东11选五夺金一定牛 闲来麻将游戏下载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微信捕鱼辅助 欢乐棋牌下载 陕西快乐10分6选5一注多少钱 股票微信群吧 贵州11元选5走势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 乐乐安徽麻将安卓版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 秒速牛牛计划平台 浙江快乐彩 意甲新赛季赛程